北北-3-

如果喜欢,就把这一切当作荣耀,而不是炫耀。

5.29叶修生快!!

#5.29叶修生快##求kkkkk#
都说你是不败的传奇
谁知光辉背后那一场场战斗的辛酸;
都说你的荣耀尽是光芒
谁知星芒散去那烟雾中疲惫的身影;
都说你在为他守一个承诺
谁知37连胜背后,君莫笑千机伞下永恒的笑容。

从初入荣耀的天赋少年走到如今被众人认可的荣耀教科书;
从往前的一叶之秋与秋木苏走到如今的君莫笑与沐雨橙风;
由一个嘉世队员,到今天国家队的Leader!
你是我们永远的传奇,是我们不变的信仰。
你的荣耀,永不言败!
叶神,辛苦了!放心吧,剩下的就交给我们!
祝你,生日快乐。

by.北北

【生贺】赤司生日快乐!

(12.20就是赤司酱的生日啦)
躺在俩人手心的小纸条上如此写着。青峰黄濑二人抬头对视了一下,下一秒却不约而同地抄起书包飞奔出去:
“卧槽槽槽槽槽小赤司/赤司生日明天就要到了啊什么今天才提醒我!!!”
……
嗯?绿间左手捧着一只玩偶垂耳兔右手捏着放在笔袋里的纸条,一边心想着,暗暗震惊了一下。啊,明天是赤司生日,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给忘了…他顺手拍拍后脑袋,脸上浮出为难的神色。
今年送赤司青蛙玩偶好呢还是滚滚圆珠笔好呢?
……
为毛我的零食里有这个?!
紫原本来开启一包薯片吃的嘎吱脆,看到压在下面的小纸条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“小室仔,这个是什膜?…”他扔了好几片进嘴里,一边对一旁在复习的冰室说着。
“敦…你脸色不太好……”冰室扯出一丝笑,抬头看着快要崩溃的紫原。
小征生日什么的,简直比月考/没有零食还惊悚啊!
……
“哲君哲君!你看这个!”桃井急匆匆地从楼道那头赶过来,在黑子的班门口一个刹车,粉色长发在空中乱舞着,胸前的汹涌波涛把从课室里正要走出来的男生们都吓傻了。
“…唔,原来是桃井同学。怎怎怎怎么啦?”刚从瞌睡中醒来的黑子抬头望着桃井一脸的焦急和坚定,仿佛那种咬舌前一刻人们的表情。于是被吓得结巴了。
“喏!明天是赤司酱生日了!不知道是谁送来的纸条,真及时啊……”她一边擦着脑门的汗一边说。黑子听着听着,收拾书包的手停在那里。
对诶,明天就是12月20号了。
“桃井,我们,帮他过个有意义的生日吧。”
“嗯!哲君。”
……
当赤司整理书包时看到纸条时,自己都愣了一下。
哦,明天我生日…吗?
他坐在家里的壁炉旁,望着燃烧得正旺的篝火堆,发起了呆。
自从母亲过世后,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?
温暖……而又苦涩的感觉。
被人关心着、惦记着的感觉。
“身为一个王者,可不能这样感性…”他对自己说。随后站起身,把小纸条小心翼翼地折好,放进西装口袋里。拿起放在手边的小提琴,悠扬悦耳的提琴声充满了整个房间。一曲生日歌完毕,曲声戛然而止。
“生日快乐,赤司征十郎。”
【正文完】  by.北北
赤队生快!
楼下保持队形!
保持队形!
保持队形!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8

   2023年,冬

   除夕夜……

   叶修赶紧忙完了手中的活儿,匆忙赶到网吧吸烟区那他的固定位置。坐下,刷卡,登陆荣耀。

   “新年任务就快开始了,得趁这时间,让君莫笑多升几级才是……哦对,还得提醒下田七和包子他们,免得到时又落下一截……”叶修心想。点开好友列表,给俩人去了个消息后,赫然发现风梳烟沐也在线。

   “还不睡?”君莫笑给风梳烟沐去了条消息。没过一会儿,自己的消息提示栏便响了起来。一点开,果然。沐橙发来一个调皮的表情,说道:“你不也是嘛?”

   叶修轻松笑笑。“是啊,这不是正打算做新年任务呢吗?你呢,大半夜不睡,明早不用训练哪?”发消息过去,过了一会儿,他又打上去一条:

   “沐橙”

   “嗯?”苏沐橙应道。

   “不如,一会儿见个面吧?”叶修打字道,嘴角勾起一条弧线,浮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……

   

   兴欣网吧门口,一个裹的像小粽子一般的人缓缓地过了马路走了过来。大晚上的…真是有点诡异。“喂,我说,要不要这么严实?!”叶修笑着,顺手摘下沐橙的帽子,揉了揉她的头。苏沐橙被他一揉,心跳差点漏跳几拍,脸红着把头低下去,含糊地应着。叶修看着眼前原本大大咧咧的人少有的脸红,心头也是一暖,顺势牵起她的手。两双完美的手十指相扣,修长的手指交错着,很是好看。深夜,街头少有行人来往,灯火照耀下,一高一矮两个背影显得很是夺目,仿佛这世界,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两人就这么默默地散着步,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伸手掏向口袋,拿出来一个包装精致的发卡,递给沐橙。“喏…这是新年礼物,专门为你挑的…拆开看看吧!”叶修假装漫不经心,心里却也是打着鼓,等她的回应。沐橙愣愣地望着躺在手心的发卡,貌似曾经在哪里见过。好像是…上次一起逛街的时候,自己趴在柜台前望了很久的那一个。

   她望向身边这个低着头扯衣角的男人,明明为自己花了这么多心思,却不让自己知道。其实,她也清楚,叶修在她心里的位置,早已超越了把他当哥哥的位置。

   “我……”沐橙想开口说些什么,听见耳边“咣——咣——”响起了钟声,新年到了。远处的广场上传来人们的欢呼声,或许是在庆祝新年吧。她转头来看着他,拉起双手,说:

   “新年了,许愿吧!” 望着她纯净的眼神,叶修淡淡的笑了,闭上眼睛竟真的开始许愿。沐橙看罢,也双手合十,嘴角带笑,许起了愿。中间还悄悄把眼睛眯开一条缝,似乎想看看旁边的人有没有睁眼,生怕自己比对方早争眼似的…没想到,叶修早已许完了愿,歪着头正打量着她。沐橙不禁一阵心跳,她不知道的是,这些小动作都被叶修看在眼里了。在昏黄的路灯辉映下,她粉扑扑的脸显得好可爱…他心想。

   “你许了什么愿?”叶修开口问。“说出来就不灵了……”沐橙有些扭捏地看着他,却也似乎不想隐瞒,正打算开口,被叶修的一根手指“嘘”的手势堵在了她嘴边。

   他的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放在她脑后,将她向自己这边拉,头斜着凑了过去。沐橙怔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。想挣扎却被搂得更紧了,只得乖乖闭上眼睛。在他的怀里,像一头安静的小鹿。他的薄唇贴上了她樱桃般水润的唇,舌头探进齿内,与她的交替,把里面全打探了一遍;末了,还意犹未尽地不想分开,轻轻吮吸了一下后,放开了她。两人就这样,静静相拥在街头暖黄的灯下。

  

    此时的他,只有一个想法,这个女孩儿,自己一定要对她很好。一定一定要珍惜她…千万…不能让她受伤。


   冬日里的一阵暖风吹来,仿佛把冬眠着的小动物吹醒了似的。

   “那个发卡…我好喜欢。谢谢你…叶修。”

   “喜…喜欢就好……呃对了,不如我帮你戴上吧!”

   说着拿起了早已被她攥出汗的发卡,小心翼翼地,夹上了那一绺橙发。就像金黄麦田里的一缕阳光,点缀得她更加完美。

   “对了……你明天还得训练吧!不如早点休息?就别跟我瞎晃悠了……我送你回俱乐部吧?”叶修道。

   “嗯,那好吧。”苏沐橙应声。十分钟后,他们已回到了俱乐部门口。“那……改天见咯。”她与他道别。虽然两人见面只需过一条马路,却显得如此艰难。叶修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曾经熟悉的走廊口,这才转身回网吧。

   悄悄的,叶修蹑手蹑脚踏进网吧门。前脚还没站稳,一个黑色物体飞向门前,他下意识一闪,心里却暗暗苦笑。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的节奏啊!果然,陈果暴怒的声音在里面响起:

   “特么叶修叫你值班你跑哪去了?!!”

   “老板娘我知错了!……”


   

      ——by.北北

新浪微博@是北北不是杯杯啦w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7

2022年,冬

   凌晨2:45……

   满脸疲惫的叶修与苏沐橙并肩走出了嘉世的训练室。

   一阵沉默……

   “其实在那个天击挑空之后,孙翔应该接一套连击的吧?…”苏沐橙问。身旁的叶修思考了一会儿,木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“真想不到,打个模拟赛都这么困难。”

   叶修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楼道内。

   他是谁?他是荣耀圈赫赫有名的叶秋大神,是帮嘉世夺得三连冠的队长。这个名字,让多少人闻风丧胆,又有多少人败在他的手下。他铸造的辉煌,是无人可匹敌、无可取代的。

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“刘皓那家伙故意不配合你,不会没看出来吧?”苏沐橙的声音略含怒气,望着身旁陷入绝境的叶修说着。很显然,现在陶轩、刘皓和孙翔三人的目的,正是要故意打出不配合的旗帜,谎称叶秋状态下滑,从而推翻叶秋,逼他滚出荣耀圈。今天这场模拟赛,正是刘皓与孙翔串通好的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是那帮人搞的鬼了,从我三连冠那天起便对队长这个位置虎视眈眈,我怎么会没有感觉?”他反问道,“要是因此被陶轩他们抓到把柄,肯定会以此为由逼我退役的吧?”望着漆黑一片的走道,空洞洞的窗口,叶修自己不自觉也陷入了迷茫之中。眼下正是进退两难的处境,退役…也未尝不是个解脱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…”叶修喃喃道。

    以往熟悉的路在此时显得十分漫长。足足用了二十分钟,他们才走到了寝室门前。

   他也只是一如既往地,倚着门框抽着烟。

   “别想太多了…早点儿睡吧,明早还有训练呢…”沐橙说。叶修背对着她挥了挥手,她便独自回去了。

   ……

   一根烟刚抽完,叶修连屁股都没坐热,脚步声和水声便在不远处的洗手间内传来。

   “呵呵,龙抬头?!我呸!”

   “那个老家伙,早特么就过时了!”

   刘皓与孙翔显然是心中憋着火没处发,大晚上的在洗手间里便倾诉了起来。他们自然是没有看见不远处虚掩的门和橙黄的灯光,也不知道在那边,有个人默默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“今天干得漂亮,看见他那一脸隐忍的怒气就觉得爽!”孙翔嬉皮笑脸地说。

   “哈哈哈,孙队您可得多加油啊,我们已经胜券在握了,希望能一次击垮他!”刘皓厚着脸皮赔笑着拍着马屁。

   叶修此时早已站起身又倚在了门框上,冷眼看着他们谈笑风生。俩人的脚步声霎时停了,看见那张让自己感到心虚万分的脸,刘皓的脸色“唰”地变得惨白。

   “有这功夫闲聊,怎么不去想想如何光明正大的打败我呢?”他哑着嗓子淡淡地说。

   “呃…前辈无意冒犯了哈!”孙翔轻笑着,却是没有把叶修的话放在心上。自顾自的,好像没有见到他似的,迈开脚步,走向了自己寝室。刘皓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,连忙跟上。模糊中那人注视两个背影在自己视线里消失,随着他们房门关上的“砰”声,叶修转身进屋,一拳头重重地砸在水泥墙上。

   “可恶!”他咬牙。身体因愤怒与疲惫而颤抖着。仿佛这一拳要把墙上那张夺冠时的大合照震碎一般。握拳的手被捏出“咔咔”的响声,指甲嵌入掌心的肉里,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了…他紧咬牙关,努力忍着不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来。其实对于叶修来说,当不当队长,在不在嘉世,拿不拿冠军,这些他根本就不在乎。但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懂得,此刻他的心中是含了多少的决诀和不舍,他对于这份理想,这份只属于他的荣耀有多么深的执念。又或许,他只是带着当初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留给他的心愿,走着本属于他们的路…永远记住,理想、荣耀,仅此而已。

  

  “沐秋……我……该怎么办?”

   他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到地上,嘶声说。仿佛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已经被榨干。

   “嘀嗒…嘀嗒……”

  

-------by.北北

新浪微博@是北北不是杯杯啦w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6

2022年,冬

   凌晨2:45……

   满脸疲惫的叶修与苏沐橙并肩走出了嘉世的训练室。

   一阵沉默……

   “其实在那个天击挑空之后,孙翔应该接一套连击的吧?…”苏沐橙问。身旁的叶修思考了一会儿,木然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“真想不到,打个模拟赛都这么困难。”

   叶修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楼道内。

   他是谁?他是荣耀圈赫赫有名的叶秋大神,是帮嘉世夺得三连冠的队长。这个名字,让多少人闻风丧胆,又有多少人败在他的手下。他铸造的辉煌,是无人可匹敌、无可取代的。

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“刘皓那家伙故意不配合你,不会没看出来吧?”苏沐橙的声音略含怒气,望着身旁陷入绝境的叶修说着。很显然,现在陶轩、刘皓和孙翔三人的目的,正是要故意打出不配合的旗帜,谎称叶秋状态下滑,从而推翻叶秋,逼他滚出荣耀圈。今天这场模拟赛,正是刘皓与孙翔串通好的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是那帮人搞的鬼了,从我三连冠那天起便对队长这个位置虎视眈眈,我怎么会没有感觉?”他反问道,“要是因此被陶轩他们抓到把柄,肯定会以此为由逼我退役的吧?”望着漆黑一片的走道,空洞洞的窗口,叶修自己不自觉也陷入了迷茫之中。眼下正是进退两难的处境,退役…也未尝不是个解脱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…”叶修喃喃道。

    以往熟悉的路在此时显得十分漫长。足足用了二十分钟,他们才走到了寝室门前。

   他也只是一如既往地,倚着门框抽着烟。

   “别想太多了…早点儿睡吧,明早还有训练呢…”沐橙说。叶修背对着她挥了挥手,她便独自回去了。

   ……

   一根烟刚抽完,叶修连屁股都没坐热,脚步声和水声便在不远处的洗手间内传来。

   “呵呵,龙抬头?!我呸!”

   “那个老家伙,早特么就过时了!”

   刘皓与孙翔显然是心中憋着火没处发,大晚上的在洗手间里便倾诉了起来。他们自然是没有看见不远处虚掩的门和橙黄的灯光,也不知道在那边,有个人默默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“今天干得漂亮,看见他那一脸隐忍的怒气就觉得爽!”孙翔嬉皮笑脸地说。

   “哈哈哈,孙队您可得多加油啊,我们已经胜券在握了,希望能一次击垮他!”刘皓厚着脸皮赔笑着拍着马屁。

   叶修此时早已站起身又倚在了门框上,冷眼看着他们谈笑风生。俩人的脚步声霎时停了,看见那张让自己感到心虚万分的脸,刘皓的脸色“唰”地变得惨白。

   “有这功夫闲聊,怎么不去想想如何光明正大的打败我呢?”他哑着嗓子淡淡地说。

   “呃…前辈无意冒犯了哈!”孙翔轻笑着,却是没有把叶修的话放在心上。自顾自的,好像没有见到他似的,迈开脚步,走向了自己寝室。刘皓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,连忙跟上。模糊中那人注视两个背影在自己视线里消失,随着他们房门关上的“砰”声,叶修转身进屋,一拳头重重地砸在水泥墙上。

   “可恶!”他咬牙。身体因愤怒与疲惫而颤抖着。仿佛这一拳要把墙上那张夺冠时的大合照震碎一般。握拳的手被捏出“咔咔”的响声,指甲嵌入掌心的肉里,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了…他紧咬牙关,努力忍着不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来。其实对于叶修来说,当不当队长,在不在嘉世,拿不拿冠军,这些他根本就不在乎。但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懂得,此刻他的心中是含了多少的决诀和不舍,他对于这份理想,这份只属于他的荣耀有多么深的执念。又或许,他只是带着当初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留给他的心愿,走着本属于他们的路…永远记住,理想、荣耀,仅此而已。

  

  “沐秋……我……该怎么办?”

   他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到地上,嘶声说。仿佛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已经被榨干。

   “嘀嗒…嘀嗒……”

  

------By,北北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5

2015,立秋
    在奈何桥边,你会等我的对不对?
    望着沐秋正在火化的遗体,叶修这样想着。火焰一寸一寸地吞噬着他的身体,没过一会儿,就看不到了。
    ……
   这个夏天,成了叶修和苏沐橙永远的痛。

   “我去买早餐了——!”苏沐秋坐在鞋柜旁的地上穿着鞋,顺手在储钱罐里抓了一把硬币,跳着脚揪着鞋就出去了。他熬了一晚上的夜,精神本就不是很好,丢三落四的,竟连钥匙都忘带了。

   而当睡眼惺忪的叶修爬起来时,沐秋已经跑出去十几分钟了。“冒失鬼!”叶修嘟囔道。连忙换上件T-shirt,趿拉着人字拖抄起钥匙追了出去。

   热气腾腾的肉包子被早点店老板拿了出来,沐秋递过钱并双手接了过来。虽然是在大夏天的,可热乎乎的包子总能让人感到温暖呢,他心想。

   ……

   “嘀嗒,嘀嗒……”
   屋里安静得连秒针走动的声音都听得见。叶修沐橙俩人就这么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  没了你的家,算得上家吗?他苦笑。可心里却十分清楚,缺了的那一块,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。

   沐秋顺手一拍口袋,空空如也。他呆了一下,咦,自己怎么又忘带钥匙了。最近熬夜太多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丢三落四什么的属正常现象…沐秋苦笑了一下。话说,叶修那小子什么时候起床给自己开门啊!他心想,脚步不由得放慢了许多。
 早晨起来晨练的人很多,街上熙熙攘攘,倒也挺热闹。沐秋抬了抬头,正好对上那刺眼的阳光,他便将手掌伸直,挡在了眼前。
   “呼…又是一个,夏天呢。”

   ……

  桌上,电脑仍在运行着荣耀。手边的烟灰缸里,早已被烟头铺得满满的了。

  隔壁空着的位子的电脑上,反复播放着call your name这首歌。
  叶修转过头去,眼里满是厌烦。单击关掉了页面,歌声戛然而止。

  “I'm crying,missing my lover. I don't have the power ,on my side forever. Oh where is my lover?   I'm standing alone, no way.  Calling out your name...…”


   冲到沐秋经常买早餐的那个街口,见到熟悉的身影,叶修终于松了口气。朝着马路对面的男孩招了招手。
 沐秋愣了一下。诶,今天是什么日子?叶不羞这个大懒虫居然亲自接我来了。他小跑着迎过去,仿佛并没有看见亮着的红灯。叶修一脸无奈,多大个人了,连马路都不会好好过。
  “哎沐秋大大我教你啊,红灯行,绿灯行…啊不对,红灯行…绿灯……”
  他猛地收住了声。

  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 沐秋正在路中间无视着叶修的喋喋教诲,摇晃着手中的早餐袋子冲他挤眉弄眼。

   后一秒,他的身影破碎在了叶修面前。


   就在叶修呆滞的视线下,一辆明显超速的卡车闯过红灯呼啸而来。沐秋整个人轻得没有重量一般,被迎面来的车撞飞了出去。那身影倒地后骨碌骨碌地滚了好几圈,才停在那儿,一动不动了。
  “苏沐秋!”叶修吼着他的名字。少年橙黄的发在血泊中格外显眼。苏沐秋的身子已经一片血肉模糊了。
  叶修跪在地上,把他抱在怀里。
   “叶…修……”
   少年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,望着眼前那个满脸泪水的人儿。“对不起啊…叶修…好疼……”
  望着那汩汩涌出的鲜血,叶修想要帮他包扎。一动身子,少年的脸色更加苍白,发出“嘶”的一声。
  “傻瓜!别这样啊…你…你怎么会流这么多血的!”叶修颤抖着声音问。黑衬衫已经快要被涌出来的鲜血湿透了。

   少年忽地笑了。

   “呵呵…我…恐怕是…是没有机会见到了……三个人一起夺冠…的样子……”血从牙缝里渗出来,显得那么触目惊心。
  “你的荣耀…还…很长…一定…一定要继…继续啊……”
  “照顾好她……要…幸福……叶修,我……”

     我爱你。

  他的头无力的垂下了。叶修望着,眼底满是不相信,他狠狠摇晃着沐秋的身躯,紧紧把他的头按在胸前。泪水啪嗒啪嗒地打下来,和血混在一起。
 “苏沐秋……你个不讲诚信的家伙…回来啊!一叶之秋要和秋木苏一起夺冠的……一起…夺冠的啊……!”
  求你,不要离开我。

  叶修终于整个人跪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

  当120终于赶到时,少年已经停止了心跳。

   ……

   虽然已经过去这么久,回想起来,心还是会痛呢。他心想。
 电脑前叶修打着副本,刷着怪。习惯性的摘下耳麦:
 “喂,沐秋大大,帮我倒杯……”他对着身边的空座位喊。

  哦,原来你已经不在了啊……

  他戴回耳麦伸了个懒腰。“还真是不习惯呐……”
你的荣耀,我会帮你走下去的,直到属于我们的那一天。

望着少年遗像中纯净无暇的笑颜,他说过的那句话在脑海中久久回转。仿佛正沐浴着秋天的阳光,微笑着开口:

“只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

   by.北北

  新浪微博@是北北不是杯杯啦w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4

2013-201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时间过得很快,窗外的燕子换了一窝又一窝。回头一看,叶修住进沐秋他们家已经一年多了。三人一起打造的家,如今变得既温馨又舒适。颇有三口之家的味道。

  而叶修与苏沐秋两个更是臭味相投。每天围着两台电脑也不吃饭也不睡打得不亦乐乎。苏沐橙自然是看不惯两个大男人成天粘在一起,于是有时会走过去坐在他们中间,看着他们打副本,什么的。每次她一坐过来,沐秋这个做哥哥的都会很自觉地先暂停手中的活,摘下耳机扔在一边,给沐橙科普科普关于保护眼睛啥的,然后满脸堆笑把她推进房间里看书。

  “ 喂,你怎么这样呢,老是让她看书,会变成书呆子的啊!”叶修总这么抱怨。他只是感觉到,沐橙坐他身边的时候,他的心跳变得好快,居然有些手抖了。让别人看到可不好,他心想。

  “哈哈,我们这不是工作呢嘛,我是没那功夫陪她罢了。”沐秋回答。眼里流露出满满的心疼与愧疚。

  “你这个做哥哥的,不能这样啊!快点,做饭去!”

  “为什么又是我?!”

  “你做的好吃!”

  “……”无力反驳的苏沐秋只得起身做饭去。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叮嘱叶修一句:

  “ 掉了装备帮我捡啊!”

  “知道啦沐秋大大……”

  苏沐秋的厨艺越来越好。沐橙爱吃的菜,他总是能换着花样做给她吃。而叶修顺便也是狠狠改善了伙食。

  “叶不羞,过来端菜!”“来嘞!”

  饭菜的香气把沐橙这个小馋猫给勾了过来。她对着叶修比了个”嘘“的手势,悄悄拿起筷子,偷吃一块…又一块……再一块…一旁的叶修斜着眼瞄到,偷笑着,忽的脸红了…… 吃饭的时候,沐秋一筷又一筷的肉夹给沐橙,叶修则哭笑不得地看着。

  “再这么吃下去会肥死的!”叶修提醒。“唔…是啊哥哥…夹给叶修哥吧…”沐橙满口的菜,嘟囔着。沐秋瞪了他一眼,筷子里的肉却转了个头已到了叶修碗里,叶修忙把碗递去接过吃进嘴里,满足状。每天如是,沐秋的身材倒保持的不错,叶修可胖了不少…可谁叫沐秋他的菜做的这么好吃呢!是吧!

  饱饭后,沐橙与叶修坐在沙发上,今天刚好轮到苏沐秋洗碗。叶修偷瞄身旁的沐橙一眼,故作 神秘地对她说:

  “沐橙,坐过来点,有事跟你说…”她很听话地坐了过来。叶修凑过去到她耳边,正准备说话,听见沐秋那玻璃快要杀死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。可不是他故意不让叶修跟沐橙说话,只是这姿势越看越像在接吻啊!作为哥哥的沐秋吃醋功能自动开启,大叫起来:

  “喂哎哎哎!那个沐橙我洗碗洗到手疼你快过来帮我揉揉!!”沐橙一听正要飞奔过去呢,刚站起身被叶修一把拉住,低头一看,叶修乞求可怜般的眼神正望向她,“沐橙我也疼,我牙疼快帮我吹吹嘛!”。真是可怜沐橙这个心软妹子了,这么两头,她可如何是好?无奈之下她左看看右看看都在装病的俩人,哭笑不得地清了清嗓子,搬出她的必杀技:

  “那我去洗碗,哥哥你帮叶修哥吹一下好了,叶修哥你也要帮哥哥揉揉喔~”说完她很满意似的一跳一跳地去洗碗了。换出来的是满脸苦笑表情狰狞的苏沐秋。两人于是都不疼了,就这么干坐着。一会儿,叶修像想到了什么,挪到沐秋身旁。沐秋双手捂胸状,一脸要被非礼的样子。

  “你要干嘛!”他吼道。

  “有事跟你说……”

  忽然两人飞快地凑到一起。“喂,很熟练嘛沐秋大大。”叶修闭着眼睛低声说,“哪…哪有!”沐秋脸红地辩解。嘴唇正要碰上,厨房的方向沐橙及时探出头来:

  “咳”。

  叶修和苏沐秋如触电般马上分开了。

  “发生什么了吗?”沐橙问。

  “什么也没发生!!”他俩异口同声地说。脸上却      已经泛起了红晕。沐橙又转身继续洗碗。沐秋一脸傲娇。

  “唔,是你主动的,不关我事!”

  “诶哟沐秋大大我可什么也没干哟……嘿嘿。”

  

     ——by.北北

         新浪微博@是北北不是杯杯啦w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3



2012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话题转的到倒是很快,从荣耀装备聊到阿迪达斯再聊到宇宙爆炸…真不知俩中二病少年怎么想的。

当然,叶修跟苏沐秋说过自己离家出走的事了。沐秋自然是大方表示可以让叶修住自己家里啦,当然只要他不嫌挤。

H市,居民楼内。

“哎哟我说叶不羞你行李怎么这么重啊…”沐秋抱怨,狠狠鄙视了一下只拎很少东西的叶修。叶修则一副大老爷样,装作没听见。还差一层楼就爬上去了,忽然一个软软的物体从楼梯上飞了下来,砸中在叶修怀里。

“哥你回来啦!”沐橙满脸幸福地环住叶修的腰,眼睛睁都没睁。叶修被这么突然一抱,脸“唰”的一下烧得通红。一旁苏沐秋吓的愣了好久,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

“咳咳,沐橙你……你抱错人了!”苏沐秋恨不得钻个地洞把沐橙和自己一起扔进去……还没等苏沐橙反应过来,叶修哈哈一笑,顺势搂起苏沐橙,说:

“这么热烈的欢迎方式,就这么想我来?”

“叶不羞你!……”沐秋急得一扔行李箱。沐橙这才发现不对劲,急忙挣脱开来,满脸的尴尬。一看那张十年未见却又无比熟悉的面孔,这才认出来。

“叶修哥!”沐橙欣喜地叫起来。叶修笑着摸摸她的头,说道:

“十年未见,沐橙也出落成大姑娘了呢!”

沐橙微笑害羞…半晌她低下头脸红了好一会儿,哒哒哒地跑进去了。叶修呆在原地望了她的背影好一会儿,被沐秋那像要杀死人的眼神封杀了……

“看什么看,不许盯着她!”沐秋一脸吃醋。

“哼,我偏盯还不给了!”叶修急。沐秋被他噎了个半死,把行李一扔,就走进了屋。

“行李你自个儿搬咯!”“喂喂喂喂喂!”

… …

这是仨人一起吃的第一顿晚餐。虽然没有大鱼大肉,但这平淡的菜里,总感觉添了什么特别的调味料。仨人也第一次感觉到了家般的温暖。再普通不过的一顿饭,大家吃的是格外的香。

“唔唔唔真好吃啊~沐秋你的厨艺真好。”“那还用说嘛,哥哥亲手做的当然好吃了!”

......

真想,让这份温暖永远持续下去……他如此想。

  

  ——by.北北

  新浪微博@是北北不是杯杯啦w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2

2012年,秋

穿过拥挤的人流,叶修孤身一人,拖着行李,站在火车站售票厅前。

“一张去H市的。”他平静地说。像个小大人一样淡定的伸手掏向口袋。可这佯装的平静,转眼就被打破了。那个身形瘦弱的少年正一脸懊悔地翻找着口袋,貌似是把全身上下翻遍了,离那车票钱还差20块。

“这个叶秋!”他咬牙切齿。后面的大堆人开始高声催促,叶修不得不先躲到一边,打开旅行箱开始翻找着钱。他可不想因没找到钱而厚着脸皮回去。一边翻,他居然还一边清点着叶秋行李里杂七杂八的东西。

“唔…衣服带的有点儿少啊,这啥?!学校的作业?…这个呢?…哦原来是沐浴露…”翻找好一会儿,他最终在一件破大衣的口袋中发现了一张皱巴巴的一百元,于是满意的笑了。

辗转一番,终于来到H市。望着眼前繁华喧闹的都市,他暗下决心:

“我一定要在这干上一番大事业!”

于是后一秒他毅然走进了一间网吧……


买了一张账号卡,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,他刷卡登陆了荣耀。网游那一片繁华光景晃花了他的眼…叶修还是有点小机智的,他打算先去淘把武器。巧了,荣耀平台一条消息闪了出来:

“自制武器,兜售。”咦?叶修奇怪。自制的啊…好像很厉害的样子!一看ID:

  【ID:秋木苏】

貌似有点耳熟?心理暗暗奇怪。虽是如此,手上却一点儿没犹豫,鼠标卡哒卡哒点开、发送了一条好友邀请。

“买点什么?“没过多久消息栏便闪了起来。那个叫秋木苏的很快便回了消息。叶修也是毫不含糊,直接就说明来意。一阵“咔嗒”声后敲过去了一条消息。

“自制装备,我想了解了解。”

  ……

  

“哇塞!”苏沐橙欢呼,“真的有人来买我们做得装备了!”在这件只有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,沐橙开心地上蹿下跳。而苏沐秋在一旁却是没有心思这么早欢呼,他这不还得跟卖家交流呢嘛?!发过制作大概材料给卖家,苏沐秋这才放松下来。贩卖装备,这可不是件容易干的事。荣耀现在才刚开区几个月,要研究出来也是不简单啊!每次,苏沐秋为了研究装备,经常一熬就是几个晚上。而在编辑器做出的武器,也只有极少一部分能通过考验。像一些为散人设计的能变换形态的武器,好些都是刚抖两抖就散了架,又得重新再来。可就靠着这起早贪黑的活,兄妹俩的生活终于也越变越好。

叶修此时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啦,只是,当那件武器映入他眼帘时,他却再也移不开视线了。

那是一件战斗法师专用的武器,一个响当当的名字,却邪。

他满怀好奇心询问了价钱,心里忐打着鼓。也许是因为只是初级形态,价格也不是很贵。叶修一口咬定就要它了。

  

“交易的话,是给现金呢还是…?”

“你坐标哪,我看远不远?”

“H市。”

“哟巧了,我也是呢!”

两人貌似很合拍,时间地点啥的很快定好了。

  

(几天后……)

嘉世俱乐部门前,叶修裹着风衣等在那儿。他没有手机,所以只能干等会儿了,至于那位老兄会不会放自己鸽子?他也不知道……

正不耐烦,一头橙发映入自己眼帘。那人轻松地跳上台阶,抖了抖衣服。叶修看着他愣了愣,开口道:

“你是秋木苏?…”话才说了一半,他如梦初醒。

等等、秋木苏?!

是十年未见的沐秋吗?


显然对方也是愣了愣,随即叶修已被苏沐秋撞了撞肩膀。

“喂我说叶不羞,这就忘了我啦?”沐秋笑着说。叶修这才反应过来,撞了回去:

“真的是你啊沐秋!”他说道,却是满脸认不出来的尴尬。

而一旁的人就这么看着两个傻逼撞来撞去…满眼鄙夷…


“装备什么的…送你好啦。”沐秋哭笑不得。

“诶!不太好吧…不过既然我我请过你们吃雪糕我也就勉为其难了?”回到网吧,叶修爽快地接受了交易申请。

“叶不羞你跟以前还是一个样呢…羞不羞啊?!”

“哼,秋木苏秋木苏秋木苏……”

  

  ——by.北北

  


《全职伞修橙/Timer Shaft》chapter.1

 2002年,夏

耳畔充斥着孩子们的叫骂声,沐橙蜷缩成一团,躺在孤儿院的沙地上瑟瑟发抖。

哥哥……你在哪……

“丑八怪!丑八怪!”

“坏家伙!抢东西的坏家伙!”

“你们快看她怕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
她无助得像一只被困住的小兔,可虽是这样,她还是咬紧牙关不让泪水留流下来。跌倒过几次的身板早已无力,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任凭孩子们拳打脚踢。

或许,这就是孤儿的命吧。


忽然,远处传来一声惊呼,随之而来的是急促的呼吸和脚步声。孩子们抬头一看,怒气冲天的苏沐秋从远处狂奔过来。两只小手紧握成拳,脸上通红一片,头顶似有怒火在燃烧。这下他们才终于怕了,在鬼哭狼嚎似的惨叫声中四处逃窜得没了影。


苏沐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,抬起头恰好对上沐秋满是愧疚自责的目光。她立马扑进沐秋怀里,把投头埋在他温暖的颈窝,泪水如决堤的洪水,立马涌了出来,湿透了沐秋的衣领。沐秋把小手放在她的后背,熟练地拍了拍,她这才抬头,却像只小兔般不住地抽泣,鼻子抽嗒着,红着眼圈望向苏沐秋。沐秋心里狠狠疼了一下,低下头去,道:

“沐橙对不起…我没保护好你…你…哪里疼吗?…我…我帮你揉一下……”


她抽泣着,“我…我根本没抢他…他们的…玩具。为、为什么要惩罚我……”说到此处,眼里的泪水刚收回去,又被急了出来…沐秋安慰道:“别怕,下次哥哥会保护你的,一定!我们拉、拉勾好不?”于是她颤颤地伸出一只手,小指与沐秋脏兮兮的小手勾在一起。

“拉勾上吊,一百年、不许变……”

她终于久违地露出笑容,像阳光般明媚,沐秋心想。

……


“妈妈,我也要吃冰棍啦!别的小朋友明明都有我也要嘛要嘛~”一个童声传来,顺着声音的方向看,孤儿院的门口,一个男孩满脸不爽地跟着旁边的女人。女人手里拎着两大袋子的绿豆雪糕,而男孩手上虽有一根,却是怎么也撕不开,正嚷着要她帮撕呢。可女人两手满当当的东西哪能帮他撕?无奈只得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他。

“咦?”沐橙疑问。这个女人她认识。应该说,是全孤儿院的人都认识,因为她隔段时间就会过来,给大家带好吃的东西,还陪他们玩。可这次身边这个一脸无辜的大哥哥倒是第一次见…那个女人应该是大哥哥的妈妈吧…


妈妈这个词,对她来说显得十分陌生。

……

她才一进门,孩子们全都涌了上来,手中的雪糕还冒着冷气,马上就被抢光了。


“哎哟,买的太少了诶…这俩孩子还没有呢。”女人一脸歉疚。


倒是小男孩屁颠屁颠跑了过来,手中的雪糕袋刚被撕开。沐橙虽然心里暗暗苦笑,却也没表现出来。眼睛却一乐也离不开那绿豆雪糕。


“喏,给你吃。”男孩转眼已到兄妹俩面前,小手伸到沐橙跟前,那绿豆雪糕就在她面前。她咽了口口水,正想一扭头拒绝,那男孩却直接握过她的手,把雪糕塞给了她。苏沐橙有些诧异地望着他,正想言谢,嘴早已一口咬了过去。男孩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
“你真可爱…”他笑着说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又问。苏沐秋接过话茬:“她叫苏沐橙,我叫沐秋。”


“你呢?”沐秋问。


“我叫叶修。”男孩说道。一旁传来沐秋咯咯的笑声:“叶羞?害羞的羞吗?”半晌,他自言自语似的,又说:“不如叫你叶不羞算了!”苏沐秋大笑起来。


叶修愣了愣,随即马上反击回去:“那你是叫秋木苏吗?嗯呃?秋木苏秋木苏秋木苏……”


一旁沐橙的雪糕已经吃下去大半,她这才想起。“谢谢你,叶修哥哥。”她笑着说。听她这么一说,叶修终于停止了碎碎念,转头望着远处,脸上泛起微红。


……


夕阳西下,几个小伙伴玩了一下午。“叶修,我们回去吧。”女人呼唤。临行前叶修还是那么计较,一个劲地喊着“秋木苏改天见”什么的。远处沐秋也招了招手,“叶不羞再见啦!”


沙地上写的是叶修歪歪扭扭的“叶修”两字。忽然一阵风刮来,沙石飞舞,那名字已经不见了。


“叶修哥哥,再见。“苏沐橙说。转身,一溜烟不见了影。

  

  ——by.北北